北美电竞资本退潮启示录:无作为游戏公司拖垮生态

特约记者柯南报道 近期,LCS(英雄联盟北美赛区)发布了一份名为《我们对北美挑战者联赛的承诺》的公告,直接引发行业震动。LCS在此公告中表示:“为了保证财政灵活性、减轻运营压力。从今年夏季赛开始,LCS十家俱乐部可以不用组建战队参加次级联赛

北美电竞资本退潮启示录:无作为游戏公司拖垮生态第1张

特约记者柯南报道 近期,LCS(英雄联盟北美赛区)发布了一份名为《我们对北美挑战者联赛的承诺》的公告,直接引发行业震动。

LCS在此公告中表示:“为了保证财政灵活性、减轻运营压力。从今年夏季赛开始,LCS十家俱乐部可以不用组建战队参加次级联赛。”

早在公告发布之前,整个北美电竞就已经陆续出现撤资、裁员等现象,2月16日,北美电子竞技俱乐部FaZe Clan递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中,明确一项“重组计划”,据其公司发言人所说,FaZe计划裁员20%。

实际上,自2022年7月上市以来,FaZe股价持续暴跌,目前已跌至0.68美元。似乎,资本正在抛弃北美电竞,并且基于过去三年的反复疫情,使得中国电竞行业也跌落到近年来的低点。

各种因素驱使之下,全球电竞产业似乎来到了一个微妙时刻。

北美电竞资本退潮启示录:无作为游戏公司拖垮生态第2张北美电竞资本退潮启示录:无作为游戏公司拖垮生态第3张

由于英雄联盟、守望先锋这类项目在北美采取了类联盟化的运营模式,也就是效仿NBA这样的北美体育联赛模式,在客观上降低了资本理解电竞的门槛。

对于资本而言,他们可以直接将NBA的模型套入到电竞当中,只是把篮球换成了电竞而已。在理解这项新兴体育的未来盈利模型中,也就直接套用了传统体育的模型,即通过提供高质量的比赛“内容”来吸引观众,并利用产生的关注度来进行盈利,盈利方式主要分为门票收入、转播收入以及商业收入。

对于海外资本来说,这些电竞俱乐部类比的标的就是曼联、金州勇士这些传统体育豪门,所处的生态就类比早期的英超、欧冠、NBA。

在电竞产业位于高位的2017—2019年之间,Team Vitality则接连获得了印度富豪泰吉·科利的1.5亿元投资,TSM的2.5亿元A轮,C9俱乐部1.67亿元的A轮、3.16亿元的B轮融资。

甚至,北美地区一些知名的体育俱乐部直接就接手了电竞俱乐部,比如克里夫兰骑士、休斯顿火箭、金州勇士等传统体育大鳄。这些体育大鳄不仅给电竞带来资金、场馆等支持,也带来了传统体育的管理模式。只不过,资本没有想到电竞的回报周期会超过预想,原本3到5年的培育周期大概率被无限期的拉长。

“因为在一个特许经营联盟或者结构化的联赛中,如果战队没有从游戏销售、门票销售、媒体版权等各种收入来源中分得足够多的部分,他们付出的成本肯定会超出收入,不可能只靠比赛奖金生存。”The Esports Advocate的主编和联合创始人詹姆斯·福奇坦言。

毕竟,电竞的赛事版权变现始终未能解决,一味依靠游戏公司输血并非长久之计。目前全球范围内电竞赛事付费都还是一个待探索的区域,尽管相比中韩等东亚地区市场,欧美的用户付费环境显然相对较好,但仅限于对传统体育的观赛,即便是顶级电竞赛事,一旦采取付费观赛,则意味着流量的断崖式下跌。

北美电竞资本退潮启示录:无作为游戏公司拖垮生态第4张北美电竞资本退潮启示录:无作为游戏公司拖垮生态第5张

与中韩电竞市场以英雄联盟IP为绝对核心的电竞生态,北美地区并非是英雄联盟一枝独秀,甚至难以跻身头部行列。EA、动视暴雪、V社等知名的游戏开发商都位于北美地区,而使命召唤(CDL),守望先锋(OWL)等职业联赛大本营都在北美地区。

相比拳头游戏在尽心打造一个完善的电竞生态外,其他手握顶级电竞IP的游戏公司相对佛系,大多将电竞视为公司市场品牌的补充部分。尤其是在目前的经济下行期,在全球游戏公司都在强调“降本增效”的背景之下,市场品牌的相关预算大概率成为公司削减开支的“重灾区”。

这样一来,在北美市场就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有心杀敌的游戏公司变成“空砍哥“,手握重磅IP的游戏公司往往无所作为,眼看这个拥有全球最佳电竞土壤的地区一次次错失良机。

北美经过百年的职业体育熏陶,对体育规则的应用非常熟悉。当下拳头游戏的一系列改革措施都是偏向职业体育化的:1.重新确定队伍资质,取消升降级,重启次级联赛并改造成类似发展联赛;2.分享收益和保障利益,提高底薪;3.成立选手工会。未来将会改变联赛现有结构,分享联赛收入。

基于欧美用户付费基础的逻辑,再加上这几年的沉淀和培育,电竞体育化的发展进度会超过中韩,像传统体育赛事一样让用户付费并非不可想象。

相比之下,职业体育发展相对滞后的东亚地区则在游戏公司(赛事版权方)的驱动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来滚动产业雪球,试图让电竞独立于游戏本身,成为可以自主造血的独立生态。

北美电竞资本退潮启示录:无作为游戏公司拖垮生态第6张

以中国为例,在腾讯互娱与拳头游戏合资创办下,腾竞体育在2019年1月正式成立,主要专注于英雄联盟电竞这个核心资产和品牌,主要业务包括:

1.完善联盟规则:管理和竞技规则、商业合作规则、薪酬规则;

2.优化商业模式:建立可持续发展的主客场模式、进一步开放思路,释放联盟和俱乐部变现潜力、紧密合作,协同资源,提升联盟和俱乐部整体盈利性;

3.打造职业化人才体系:进一步完善青训体系、打造俱乐部传承和造星计划、 职业发展路径。

从公司的业务这一大框架上来看,腾竞体育其实和传统体育商业联盟有很大程度上的相似点,例如中超公司、CBA公司、NBA。

在商业规划上,腾竞体育公开表示力争将把LPL打造成全球第一的联盟、流行的生活形态等。此外还公布了三年内的三个目标:联盟总收入达到10亿人民币,联盟观赛时长达到40亿小时,LPL成为中国最具价值的体育IP之一。

在2021年1月的腾竞体育成立两周年的相关活动上,腾竞体育联席CEO金亦波表示,该公司已经完成了三年内的主要目标,并公布了下一阶段的核心发展目标:从多项目、多模式、国际化三个维度推动自身多引擎发展,从而将腾竞体育打造成为“一家运营多个电竞产品的竞技联盟”以及“具备国际影响力,商业收入多元化的体育赛事运营商”。

北美电竞资本退潮启示录:无作为游戏公司拖垮生态第7张北美电竞资本退潮启示录:无作为游戏公司拖垮生态第8张

不过,疫情的反复打乱了电竞产业的既定发展轨迹。经历了被疫情“切碎”和反复拉扯的3年,整个行业已很难照搬疫情前的模式。

过去3年来,线上赛已成为电竞行业“软着陆”的重要方式之一。

对腾竞体育和拳头游戏来说,新方案并不是将比赛从线下搬到线上那么简单,不仅涉及网络、直转播技术等问题,还对裁判判罚和俱乐部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每个环节都需要严格把控。

当年春节期间,LPL春季赛的主办方要求所有俱乐部每日上报选手的体温、所在地、身体和心理状况,并和俱乐部高层沟通选手回程安置方案。所有选手、工作人员回到基地所在城市后,还需要按照当地政府的规定进行隔离,基地内也需要进行每日消毒、通风。

“通过线上赛等方式,算是稳住了基本盘。”金亦波表示,腾讯电竞采取了一系列“补救”措施,让英雄联盟的电竞生态没有受到实质性的冲击,甚至在疫情期间保持了高人气,赞助商数量也稳步增长。

北美电竞资本退潮启示录:无作为游戏公司拖垮生态第9张

金亦波表示,即便LPL在2022年年底结束与耐克的四年合约,李宁也会迅速接棒,成为LPL战略合作伙伴、官方运动品类合作伙伴和运动服饰品类官方授权商。

但是电竞产业核心驱动力之一的电竞主场化被打乱了节奏,它可以利用电竞的线上流量进行场景化运营,并带动线下相关产业发展。一些知名电竞俱乐部还试图将自己打造为当地的城市名片。

在疫情期间内,除了V5执行疫情前谈妥的事项外,仅有LNG将主场从重庆迁至苏州、EDG主场落地上海两起重要举措。加上去年中国电竞的整体成绩一般,使得外界质疑电竞的产业价值,让今年成为了是否扭转颓势的关键节点。

尤其在北美电竞初现崩盘迹象之时,中国电竞行业迫切需要一些实质性突破去稳住基本盘。

相比主场化的重资产模式,在成绩层面更易实现突破。“若今年在重量级赛事中无法战胜韩国队,那么明年(2024年)的业务将极难拓展,JDG和BLG的胜利让流量都回来了。”有业内人士向《足球》报透露,前方的斐然战绩捍卫了中国电竞行业的基本盘,这减少了今后的工作阻力。

根据国外第三方数据平台的统计,MSI上JDG对阵T1的观众峰值突破了200万的大关,超越去年RNG对阵T1的BO5成为MSI历史上收视峰值人数最高的一场比赛。

北美电竞资本退潮启示录:无作为游戏公司拖垮生态第10张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