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行业是否真的“摇摇欲坠”?

本篇大部分内容编译自《纽约时报》文章《The E-Sports World Is Starting to Teeter》。不过相比于它对电竞行业的唱衰,我更愿意将如今电竞行业的遭遇描述为“瓶颈期”。从好的方面看,浇一盆凉水更有利于核心问题的

电竞行业是否真的“摇摇欲坠”?第1张

本篇大部分内容编译自《纽约时报》文章《The E-Sports World Is Starting to Teeter》。不过相比于它对电竞行业的唱衰,我更愿意将如今电竞行业的遭遇描述为“瓶颈期”。从好的方面看,浇一盆凉水更有利于核心问题的解决,因此笔者在原文章基础上加入了自己的看法。

编译:二闹

2017年7月31日,麦迪逊广场花园公司(MSG)与知名北美电竞组织 Counter Logic Gaming(CLG)共同官宣了一项重磅收购:MSG斥资千万美元获得了后者的控股权。借着这项收购,MSG大张旗鼓入局电竞。

MSG在传统体育领域威名赫赫,旗下拥有NBA球队纽约尼克斯和NHL球队纽约游骑兵。因此,前者的入局被电竞行业视为自身强势发展的关键信号。而初入电竞领域的MSG也踌躇满志。

时任MSG总裁兼CEO的David O’Connor当时很兴奋,他用了一个案例来证明公司决策有多正确:“2015年,麦迪逊广场花园球馆举行了LCS赛区夏季总决赛,场场爆满。这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球馆’这个世界著名的体育场馆尚属首次,也标志着电竞已经有足够的能量登上体育界最大的舞台。”

电竞行业是否真的“摇摇欲坠”?第2张

David O’Connor坦言,正是2015年的那次试水,给予了MSG入局电竞更大的信心。从那时起,MSG就对电竞产生了志在必得的想法,也顺理成章地认为电竞就是公司核心业务的自然延伸,“相信它在未来能够迎来爆发”。

MSG自然有资格说这样的话。6年前的头部电竞联盟已经开始推行特许经营模式,这种经营模式对于混迹NBA和NHL的MSG公司来说轻车熟路。它们不仅拥有源自传统体育领域的丰富专业经验和媒体资源,也十分清楚如何将一支职业队伍打造成享誉国际的品牌。

但是6年过后,MSG在电竞领域似乎走不下去了。从去年开始,这家公司试图通过出售自己手中的电竞职业队伍来寻找出路。

电竞行业是否真的“摇摇欲坠”?第3张

01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MSG入局电竞的前一年也就是2016年初,知名体育媒体ESPN也正式官宣进入电竞领域。而在近5年时间之后,这家老牌媒体正式切断了与电竞的“链接”。

如果仅仅是ESPN和MSG两个案例,可能还不至于让外界对电竞如此悲观。经过了疫情的“洗礼”之后,似乎越来越多电竞组织的日子都变得相当糟糕。

比如北美知名电竞组织Evil Geniuses已经与旗下诸多明星选手分手;品牌价值高涨的100T正在进行大规模裁员潮;去年上市的Faze Clan如今股价已经跌到“5毛钱”,面临被强制退市的风险,同时它也在今年2月份后裁员达40%;另一家北美电竞组织Cloud9,也将自己参与电竞联盟的数量从15个缩减至8个。

而最近一段时间,我们也得知了TSM计划出售其LCS联赛席位的消息。当然,原文所举的案例几乎都发生在北美,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就没有类似的事件。

电竞行业是否真的“摇摇欲坠”?第4张

1年多之前,国内苏宁、华硕两个资本旗下的LPL联赛队伍都发生了易主。最近,eStar电竞俱乐部9个股东退出的消息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讨论。

当然这里有个题外话:我们国内发生的类似案例,有个别并非是被电竞市场所影响的。

说回正题,除了不少电竞俱乐部的经营在最近几年频繁出现问题之外,还有一些现象也直指电竞行业正遭受“严冬”。

根据Esports Charts的数据,北美地区最大的电竞职业联赛LCS,其收视数据也在一路下滑。2023年LCS春季赛的总收看时长为1480万小时,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3%,相比2021年同期更是下滑了32%。

此外,不少观众还发现,LCS在Youtube、Twitch等平台直播时,露出的合作品牌阵容也在明显缩水,而保留下来的一些赞助商,他们对于电竞的投入预算也在缩水。

电竞分析师Rod Breslau对于整个电竞行业局势不乐观的原因描述为“电竞行业的炒作,远高于这个行业目前所能展现的实际价值”。

02

在电子竞技的生意不好做的时候,实际上赛事背后的厂商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慌张,因为我们无法忽视的另一个事实是:即便电竞看起来并不赚钱,但是它仍然在全球拥有着数以亿计的拥趸,这些用户资源最起码为电竞赛事背后的游戏产品提供着旺盛的生命力。

但是,这也容易造成电竞领域投资者与赛事背后版权方、厂商之间的矛盾。比如在一些特许经营制联盟当中,有不少职业俱乐部的老板们已经产生了不满。他们认为自己投入千万美元获得联赛席位之后,官方最终并未兑现“能够赚钱”的承诺。

上个月,拳头游戏的电竞总裁John Needham发布了一篇长文,畅谈电竞未来,这篇文章在国内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被不少人视为电竞行业未来发展的风向标。而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一些媒体则认为,拳头电竞老总在这一时间段发布这样一段内容,也包含着安抚资本的用心。

Needham确实提到了一些关于电竞行业发展的乐观因素,比如电竞观众仍然年轻并且数量庞大,这令相关赛事对品牌金主具有足够的吸引力;电竞赛事还能够通过“竞游联动”的方式来拓展大家的商业变现模式,以提升电竞组织们的盈利能力。

比如在去年,拳头的新作无畏契约中,相关游戏内道具的销售额是4200万美元,其中有一半的收入都分散到了无畏契约电竞联盟的队伍当中。

不过这些显然没能满足资本们的胃口。这个月,LCS赛区的队伍们向官方提出了取消自己必须参与发展联赛(地区次级联赛)的要求,原因是这可以帮俱乐部节省更多的成本。而这样的要求也取得了拳头的同意。

以生态的角度来看,放弃参与发展联赛的要求固然能够节省成本,缓解电竞俱乐部们的运营压力,但也必然会导致整个赛区的人才供给陷入弱势。显然,这样的举措仅仅是权宜之计。

John Needham的话,其实也佐证了上述观点:“我们的商业价值有很大一部分源自电竞的梦想和长远未来,当一些团队不再愿意为这个‘未来’投资时,我们无疑是失败的,所以我们确实感受到了压力。”

03

回到文章标题的疑问:电竞行业是否真的“摇摇欲坠”,从以上种种案例、言论来看,它的处境确实不乐观。

而且从笔者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来看,即便是电竞产业发展相对领先的国内,厂商们的日子也不像以前那么好过了。但在笔者看来,将电竞描述为“摇摇欲坠”还为时尚早,此时大家面临的困境,更像是“成长的烦恼”。

《纽约时报》的原文章中提到了TSM计划离开LCS赛区的原因。TSM的CEO Andy Dinh表示:退出LCS并非是由于俱乐部面临经济问题,而是与他们想要追求世界冠军荣誉有关。

在他看来,目前的LPL赛区和LCK赛区竞技实力更加突出,LCS的式微给TSM带来了客观环境的局限性。

我们其实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待TSM事件。比较明显的是,TSM试图脱离LCS赛区,已经意味着如今英雄联盟全球赛事生态的失衡。而随着队伍资源的外流,赛区之间的马太效应只会加剧,这对于赛事官方未来解决上面提到的生存问题会形成更多的障碍。

但与此同时,TSM的离开也为官方解决最核心的问题指明了方向:为什么会出现俱乐部远走他乡的情况?答案无外乎是原赛区生态出现了问题,而这个问题也能解释上述LCS赛区为什么不少队伍都得缩减开支、大规模裁员,甚至是统一放弃发展联赛。毕竟并不是所有队伍都像TSM这么财大气粗,说换区就换区。

因此,当问题已经摆在台面上,作为行业生态构建者的厂商、版权方们才好对症下药。而且实际上,行业内已经有一些头部赛事着手解决电竞“赚钱难”的问题。举个赛事案例,笔者发现,国内PEL对于竞游联动已经愈发重视,相应举措也愈发频繁。而竞游联动实际上就是不同于传统体育,具有自身行业特色的一条商业发展道路。

当然,举上述案例并非是笔者认为竞游联动是解决电竞行业赚钱难的最终解,而是想要说明,在明显的生存压力下,电竞行业才能有更明显的发展动力。

回首过去电竞行业“风生水起”的数年,数量庞大的用户群体、层出不穷的扶持政策、来自各类权威组织的认可背书,都很容易让我们这些从业者迷失其中。

这个时候,一盆凉水浇下来不是坏事,冷静下来也才好在诸多“恭维”的声音中理性地思考自己未来的“生意经”。而且值得庆幸的是,电竞生意的难与易,并不影响这一行业在年轻受众心目中的“必需品”地位。只要这些宝贵的用户资源聚拢在行业周围,电竞就不可能变得“摇摇欲坠”。

最后,我们把故事讲回到文章开头的MSG身上。MSG虽然在逐渐抛售CLG这个属于自己的电竞资产,但是前者也并不想借此脱离电竞行业,而是与另一家知名电竞组织NRG展开了合作。

MSG拥有着NRG母公司Hard Carry Gaming的少数股权。因此,前者对于自家电竞资产的处理,也有点左手倒右手的味道。

电竞行业是否真的“摇摇欲坠”?第5张

显然,MSG并未对电竞彻底失望,就像它的总裁David Hopkinson所说:“MSG将继续成为电竞行业的重要投资者。”

而NRG的主席 Andy Miller也坦言:“虽然现在是一个艰难的时期,但这就是我们的时代。”

现在确实对电竞行业来说是一个艰难的时期,但也是一个让自己迅速成熟、独立行走的良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