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星铁》高开高走,二次元“守擂者”米哈游

作者| 赤木瓶子编辑| 无花果二次元手游市场,再次被划分为“米哈游”和“其他”。游戏厂商近两年来齐心发力二次元赛道的战果,在版号复苏后款款而来。第一波“王炸”被米哈游新作《崩坏:星穹铁道》(后文称《星穹铁道》)认领。在4月26日正式公测后,

作者| 赤木瓶子

编辑| 无花果

二次元手游市场,再次被划分为“米哈游”和“其他”。

游戏厂商近两年来齐心发力二次元赛道的战果,在版号复苏后款款而来。第一波“王炸”被米哈游新作《崩坏:星穹铁道》(后文称《星穹铁道》)认领。在4月26日正式公测后,该产品在市场端可谓捷报频传。据移动应用市场研究公司Appmagic的数据:自4月26日公测以来,不到1个月内,《星穹铁道》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商店的全球累计收入已经超过了1.2亿美元。

新作《星铁》高开高走,二次元“守擂者”米哈游第1张

另有伽马数据发布《2023年4月游戏产业报告》显示,四月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24.94亿元。其中《崩坏:星穹铁道》为表现最佳新游,首月流水预估超12亿元。

新作《星铁》高开高走,二次元“守擂者”米哈游第2张

相较于《原神》的低开高走,《星穹铁道》有一个“梦幻”开局:上线前官方预约量破2000万,海外预约量超1000万。开放预下载之后,它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登上App Store免费游戏榜榜首。

《浪姐》中美依礼芽用二次元舞台“血洗”内娱舞台,二次元游戏赛道的当下境遇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自从“原神”手游让国内游戏圈“上了头”,近两年来,二次元、开放世界品类的立项开发及上线动作频频,不乏腾讯、完美世界、字节等头部厂商的身影。在这场注定持久的“次元战役”中,挑战者前赴后继,为什么米哈游却能在擂台上岿然不动?

“老师傅”原神栽树,“新生子”星铁乘凉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从《星穹铁道》的研发乃至宣推动作来看,《原神》受过的委屈,在《星穹铁道》上都得到了补偿。

相较于《原神》,《星穹铁道》的诞生节点显然更具优势,米哈游累积的研发技术、科技优势、品牌效应、此前跑通的宣推资源都得到了完全释放。

主要优势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在研发阶段累积的经验方法论。包括《星穹铁道》首次推出的“模因共振机”。玩家可将任意图片上传至这款免费的 AIGC H5 页面,生成游戏的看板娘“三月七”化图片,满足玩家的创作欲望且契合AI作画、一键生成的时代潮流,同时巧妙地加深玩家的品牌记忆、提高参与度。

这自然也契合米哈游在今年开年时的官宣布局方向:文创、科创两个方向加大投入,增加产品的文化属性,并重点投入卡通渲染、人工智能、云游戏。这些“一步到位”的开局动作,只能让《原神》粉感慨一句“生不逢时”。

另一方面是广为业界讨论的高调宣推动作。区别于《原神》的低调宣发,《星穹铁道》铺天盖地的推广让非玩家开始忍不住在社交媒体平台发问:“到处都是它,是真好玩还是给太多了?”

《星穹铁道》在宣发上确实极尽高调之所能,颇有些赚到钱后誓要“富养孩子”的心态,和被业界称作“自闭式宣发”的《原神》对比就更分明了。《星穹铁道》选在劳动节和日本黄金周等重大节日期间上线,同时在世界多地进行大力度的广告和线下推广。

新作《星铁》高开高走,二次元“守擂者”米哈游第3张

《星穹铁道》的买量投放采取“全球通投”的方式,4月份买量主投地区为日本、中国香港、美国、越南以及泰国,素材类型则以横版视频为主。四月空降Google Play投放榜第二。开服前后,游戏在全球 19 个城市进行线下巡礼活动,还包下涩谷、时代广场大屏幕这样最具人流量的广告位,或是让游戏广告占领日本新宿地铁站。

除此之外,产品内测期的口碑维护与二创式宣发也比《原神》高调得多的多。比如垃圾桶文学、KOL内测阶段二创效应、邀请老牌 JRPG 日厂访谈背书等等。米哈游在3月24日的《星穹铁道》前瞻直播中,安排了制作人David和Falcom社长近藤季洋的跨国对谈。

当然《星穹铁道》的buff加成不止于《原神》积攒下的方法论,游戏本身依托于米哈游最早的系列IP《崩坏》,本就是米哈游的根基。2012年,蔡浩宇、刘伟和罗宇皓迎着中国手游产业的高速增长期,共同创办了米哈游,并最终凭借《原神》的“钞能力”迅速成为游戏圈新贵。但在冲击IPO的那几年里,《崩坏》系列一度是米哈游的净利润来源。这样跨度长达十年的老IP,早已积累起相应受众和世界观架构,根基相对稳固。

在研发与宣发的多重加持下,《星穹铁道》目前的成绩为业界称道。据 Sensor Tower 统计,《星穹铁道》仅首周(4 月 26 日 ~5 月 3 日)成绩便跻身 App Store 手游收入排行榜第 7,首周下载量为《原神》上线同期的 1.6 倍,收入则达到《原神》同期的 1.3 倍。游戏发布两周后,游戏媒体IGN为其打出9分的高分。另外,米哈游官方社区“米游社”短短一周就新增了300多万用户。

垃圾桶文学、中二梗王,开局即“老二次元”了

对于圈层效应明显的二次元品类游戏而言,很容易理解“每个不起眼的角落,都有着开发者的精心设计”对于玩家而言意味着什么。

新作《星铁》高开高走,二次元“守擂者”米哈游第4张

比如在游戏测试阶段就出圈的“垃圾桶文学”梗,最能佐证游戏的细节与二次元浓度。在《星穹铁道》的雅利洛城市里,每个长椅、垃圾桶、路灯、行李堆都有各自的交互使命,垃圾桶捡来的的中二言论,很快转化为人气颇高的游戏出圈梗。很多玩家都在垃圾桶里获得了“垃圾桶的尊严”这样一种奇怪的消耗品。再比如玩家的初始队友三月七,就是名副其实的“中二梗王”,是个插科打诨、逗乐专家。再比如第一章主城的有轨电车自动环城运行,但当玩家站到电车运行轨道前时,电车就会急刹车停下,还会鸣铃警示玩家让路。

相较于开发者在细节上的用心,“打起共鸣的响指”就更上头了。游戏内触发隐藏的特殊彩蛋是引发传播的主要内容来源。比如玩家在旅店走廊上来回偷听不同房间的声音,就会触发隐藏剧情《闪灵》,虽然没有电影般惊悚但也足够让玩家为之一振。除此之外,初版《蜘蛛侠》的台词““你邻家的友善无名客”、《无间道》中梁朝伟所扮演的陈永仁的警察编号27149等等,都成为了游戏内的隐藏彩蛋素材。

新作《星铁》高开高走,二次元“守擂者”米哈游第5张

《星穹铁道》初版有超过 20 位人物登场,除了《崩坏》系列的老成员,更多是初次上阵的新伙伴。游戏同时保留了祖传的抽卡机制,技能设计方面注重阵容搭配和战术变化,给玩家预留了策划与操作的空间,也注重角色和剧情的打磨。这样的“老二次元”行径,让玩家乐开了花。主打的就是一个门槛低,是“可以看的番剧”。

多家围剿,米哈游还能坐稳二次元“擂王”么?

在二次元市场被一众新老玩家觊觎的当下,擂主米哈游也面临着自己的内忧外患。

其一,二次元游戏与玩家联系紧密,这也形成了双刃剑。一方面,强依赖性形成自家游戏产品乃至公司的群体拥簇,如米哈游的“米卫兵”、鹰角的“舟卫兵”、叠纸的“叠解”等等。另一方面,这样的强相关性与高度情感依赖,稍有不慎也会引发“塌房”事件——此前《崩坏》系列海外服务器兔女郎事件,就引发了玩家线下过激行为社会案件;《恋于制作人》也上演过纸片人撕番、宣传广告价值观争议等等。

其二,具备深厚二次元基因的并不只米哈游一家,包括鹰角、叠纸、莉莉丝在内的上海四小龙皆有着深厚的二次元基因。另外今年拿到版号的人气二次元产品也不在少数,如《少女前线2:追放》《闪耀!优俊少女》《重返未来:1999》等等。再如大厂腾讯系发行的二次元产品还有今年拿到国内版号的漫改作《七人传奇:光与暗之战》、沿用《古剑奇谭》的角色和部分设定的国风二次元游戏《白荆回廊》。

新作《星铁》高开高走,二次元“守擂者”米哈游第6张

不过目前来看,不少二次元产品已经在海外发行了一段时间,拿到版号后即将首次在国内公测。如腾讯从美术卷到音乐制作的《白夜极光》在国内已经定档6月13号,在日本已经坐拥稳定受众。已经在海外得到市场验证的产品,在受众基础与宣发渠道都更具竞争力。

新作《星铁》高开高走,二次元“守擂者”米哈游第7张

值得一提的是,和大部分的游戏大厂不同,以米哈游为代表的中生代游戏公司的立项模式是“由上至下”的,创始人和核心高管是新项目的主要驱动方向。正因于此,基于对市场前端的把控与玩家视角对内容的审美,让掀起圈层文化的二次元游戏品类更容易诞生于中小游戏公司及团队。

不久前,米哈游还试图用《原神》切入电竞赛道,为内置卡牌玩法七圣召唤推出“全民赛事体系”,举办官方性质的百人规模线下比赛。建立起一套完整、长期的赛事体系。

随着版号的发放,二次元赛道的激烈竞争终于来到了国内,新老玩家们唯一能够达成共识的是,前进只意味着没有后退,随着AIGC的突破式进程,行业期待着,谁会成为下一个攻擂者。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